阅读:58回复:3

[移民生活]宫斗的死翘翘绝杀皆因功高盖主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8-01-11 14:35
过去24小时最大新闻就是班农从Breitbart下台了。附属于SiriusXM的Breitbart的新闻广播台和Fox News也纷纷表态不要他。背景音乐奏起,“一无所有......”

Breitbart于2007年由保守派主持人Andrew Breitbart创立。2012年,年仅40多岁的Andrew因心脏病突发去世,随后班农接管了Breitbart,并一手将其打理成另类右翼运动的宣传平台。


大选后我们曾经有文章分析过,“Steve Bannon:美国华人最大的威胁”。笔者也跟当时万千请愿的吃瓜群众们一样,写信给了州议员,陈情此人不可入朝。结果在大半年杳无音讯后,班农离开白宫不到一周内就忽然拿到回信。内容都是空话套话,不过起码议员办公室把流水线程序走完了一圈。
喜欢0
沙发#
发布于:2018-01-11 14:36
曾是道闪亮行走的美国梦

看起来,被【美国华人】写得领盒饭退堂的本届政府各种大员,轻轻松松就可以凑几桌麻将了。班农人之将去,对待他的眼光也会柔和起来,很多人到现在才想到得好好看他的全息简历一眼......


从蓝领底层家庭一步步从军,到王冠级名校哈佛,到高盛,到传媒界,再到白宫贵为国师。上年纪后,其不修边幅的朴素堪比另类右翼中出了个马克·扎克伯格——虽然岁数比小扎大了快一倍。如果美国是个基本全白人的国家,到阿拉巴马参议员选举结果出来之前,或者说到上周“禁书事件”之前的班农,还真是一道闪亮行走的美国梦。


他的个人经历,让他下达美国过去几十年被全球化遗忘的白人草根人群的焦虑,上通主流社会受人口结构优势渐失而迷惘未来的白人精英,也让他有了发动“农村包围城市”的群众运动的接地气灵感。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火与怒》将他对公主和驸马爷的不满以及连川普都不一定放在眼里的野心弄得天下皆知。宫斗的死翘翘绝杀就是功高盖主之罪。不过怀疑以川普这把年纪,真正对班农更有敌意的该是公主一家。这些矛盾在他们内部圈子里之前发酵到哪个程度本无从知晓,现在面临给公众舆论做交代的压力,保守派与班农的果断切割,也是丢车保帅的救火行动。不过一切真是表面看起来的这种剧本吗?
板凳#
发布于:2018-01-11 14:36
断了国师前程的神秘富婆

在班农被Breitbart逼走事情上起到临门一脚作用的,是当下最有政治影响力的人物之一,来自曼哈顿的神秘富婆,Rebekah Mercer。Rebekah今年44岁,斯坦佛毕业,是Mercer家族继承人和基金会理事,共和党的大金主。根据维基百科的信息,她与父亲,亿万富翁Robert Mercer联手,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为共和党一共捐款2500万美金。Mercer家族是克林顿俩口子的宿敌,Rebekah帮助班农在2015年出版了《克林顿钞票》(Clinton Cash)一书,之后还合作投资了该书改编的电影。《华盛顿邮报》报道说,Robert在2017年11月将自己在Breitbart的股份卖给了女儿。

Andrew的遗孀、Larry Solov和Mercer父女,是Breitbart的大股东和实际操控人。

有传川普最得力的两位高级助手,班农和Kellyanne Conway,最早都是2010年那会通过Rebekah推荐给川普的。顺便说几句,Conway是个职业民调专家和政治智囊,在2013年川普曾打算竞选纽约州长时,就替他做过私人民意调查。再联系到川普用推特花了7、8年时间侃政治并攻击奥巴马政府,所以,大选时候甚嚣尘上的川普只是心血来潮临时参选的论调,多半是中了川普竞选班子放的特洛伊木马计。


在川普胜选后,Rebekah担任了川普的16人临时过渡委员会的主管。她父女俩还在长岛的豪华庄园为川普的胜利举办了一场禁止媒体采访的、主题为“英雄与恶棍(Heroes and Villians)”的封闭式宴会。


Mercer父女支助的政客名单耐人寻味:阿肯色州参议员Tom Cotton——RAISE移民改革大法议案的提出者;匿名资助过竞选俄勒冈州议员的Arthur Robinson,一名认为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核辐射可能对人有好处,研究人尿可以长寿的“化学家”;参加过2016年共和党党内初选的德州参议员Ted Cruz。他们并大力游说了Jeff Sessions的司法部长职位。


在某种程度上,富翁支持政客竞选,就跟投资人选择股票一样,是风险与机遇之间的戏说关系。有意思的是,Mercer父女从来不就政治问题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坊间只有第三方对他们的评价,比如看看川普怎么表扬Mercer家族的(虽然川总的话总是充满以后可能180度转弯的悬念):


“Mercer父女是真正热爱这个国家的人,他们全力以赴保护美国及其所代表的一切。”( "The Mercers are incredible people who truly love this country and go all out to protect America and everything it stands for.")


据报道,是在川普给Mercer父女打电话表达整个家庭对班农的愤怒抱怨后,这位金主富婆才下了清理班农的决心。
地板#
发布于:2018-01-11 14:37
功高盖主还是弃子?

看看几个月前,利用阿拉巴马参议员选举,打响对共和党建制派轰轰烈烈首战的那位班爷,和现在保守派台前幕后纷纷踏上一脚的“乞丐班”,政治斗争很残酷。


按照班农原本的号角,他要联合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福音派基督徒和深度保守派,给保守派基本盘换血。他觉得这种战争将为另类右翼运动带来至少半个世纪以上的权利胜利,而且把阿拉巴马参议员选举定位为试金石。所以他以Breitbart为平台背书Moore,而Moore初选的胜利让班农能顺利拉川普跟他站队宗教保守右翼力量。尽管这个过程中,班农跟共和党建制派一直不对付,各种梁子渐深。班农唯一的出路是赢,本来阿拉巴马参议员一席也是他们计算中的囊中之物。


幸好班农发动的这场对移民而言充满危机的实验,以失败告终,让左右两边都看到极右民粹力量即使在深红州的阿拉巴马也有翻船的危险。遗留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让一直以胜利者的强人姿态示人的川普,能摆脱这个尴尬的失败,华丽转身。


不过,川普马上通过税改法案,拉拢了以减税为DNA的共和党建制派的心。按众议院议长Ryan的话说,这是他这样的共和党员“一辈子最重要的奋斗目标”。川普跟建制派进入了蜜月期,这让输了输不起一战的班农路线进一步尴尬。


在对横空出世的《火与怒》一书的所有的猜测中,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提供了班农成为建制派与川普握手言和过程中一颗弃子的契机。因为这本书爆出来后,唯一失去了一切的是班农。并不知道这是不是共和党建制派设局的一次操纵,目的是让川普跟班农有个必须的、又让他们基本盘接受的分手。因为披着各种外衣想暗度陈仓的保守宗教右翼路线,在目前看来是政治死局。划清界线是最好的move on。


或许64岁的班农个人从此就退出历史舞台,只是不知道他曾经风光过的路线在未来还有没有被其他人复燃的可能。按前Breitbart内部人员评价:


“班农没有下一步。他失去了他的钱,失去了政治权力,失去了唯一的媒体。 他的下一步或许就是成为MSNBC的评论员,谈论川普有多疯狂。 那样,他或许可以得到一种奇怪的新尊重。“


对于我们移民,这次的川普崛起,更像是这伙右翼白人至上势力的先遣部队。第一个打头突破的恐怕只能用他这种真人秀方式破局。未来这股势力中的接班人才是更加可怕的正规军。资助川普的后台可是各种亿万富翁、高级政要,他们既不疯也不傻,在默默操纵或者说期待一场白人至上的运动。而在广大农村,他们有大量在过去几十年感觉被社会遗忘的基本盘。


尽管班农匆匆收场,但是他曾经刮起的另类右翼旋风,却不会就此退出历史舞台。下一个旗手会是谁?没有意识到这种趋势的少数族裔就是在被温水煮青蛙,等醒来时候,恐怕已经抽身无力。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