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90回复:9

[移民生活]一份H-1B申请了6年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7-10-12 07:20
本案的原告Next Generation Inc. 简称NGT是一家IT技术公司,2009年4月1日为外籍人士Puspita Deo提交了一份H-1B申请,申请的职位是程序员(programmer),Puspita Deo曾在爱尔兰的都柏林城市大学获得了Computer Science的博士学位。
喜欢0
沙发#
发布于:2017-10-12 07:20

2009年6月9日


移民局向这份申请递出了一份RFE补件通知,移民局要求进一步解释NGT和Puspita Deo之间的雇主雇员关系(因为NGT有咨询业务,移民局这里怀疑这家公司为外籍员工申请工作签证之后再外派到客户公司去工作),以及提供证据证明这是一个专业职位(specialty occupation)。
板凳#
发布于:2017-10-12 07:21

在一个月后


NGT的RFE回复中,他们解释了Puspita Deo的具体工作职责,表明她直接参与的工作与另一家即是客户又是合作伙伴的SAP America相关,这并不影响Puspita Deo和NGT雇员、雇主关系。
地板#
发布于:2017-10-12 07:21

一个星期后


移民局通过了NGT的这份H-1B申请,当年11月底Puspita Deo持B-2旅游签证入境美国,并没有在其母国的美国使馆办理H-1签证,至于为什么她没有直接申请签证入境激活H-1B的细节原因暂不可知。


后来在2010年3月1日、2010年6月9日,NGT分别针对这份H-1B申请提交了两份变更申请(Ameded Petition)。
4楼#
发布于:2017-10-12 07:21

两个月后


移民局向这份申请递出了一份RFE补件通知,移民局要求进一步解释NGT和Puspita Deo之间的雇主雇员关系(因为NGT有咨询业务,移民局这里怀疑这家公司为外籍员工申请工作签证之后再外派到客户公司去工作),以及提供证据证明这是一个专业职位(specialty occupation)。
5楼#
发布于:2017-10-12 07:21

一个月之后


在NGT的回复中,他们提供了公司与Puspita Deo的雇佣协议,详细地说明了需要Puspita Deo就职后需要完成的工作,并且再次解释了这是一个“需要至少本科专业学位加1-2年工作经验”的岗位。
6楼#
发布于:2017-10-12 07:21
这样几轮折腾下来,2010年9月26日移民局以“证据不足”为由向NGT发出了拒绝意向通知(Notice of Intent to Revoke, 简称NOIR),移民局在调查过程中发现NGT在当年早些时候提交过一份破产申请,于是移民局怀疑NGT并不能为Puspita Deo支付H-1B申请时所承诺的工资标准。


NOIR发出后NGT有30天的时间提交证据“自证清白”,这期间尽管NGT提供了各种信件、资料来解释移民局的各种质疑,负责当时提交破产申请的律师也写信解释了“当时申请破产是出于公司重组的需求,目前公司一切都属于正常运转之中”,但NGT还是在2010年11月底收到了移民局的针对这份H-1B的撤销通知(Notice of Revocation,简称NOR)。


收到撤销通知后,NGT就向行政上诉办公室(Administrative Appeals Office, 简称AAO)发起了上诉,从法庭文件的描述可以看出NGT方面找到了很多各方面材料去证明月解释这份H-1B申请的合理性,但AAO还是分别于2012年11月和2014年7月初步及最终驳回了NGT的上诉。


来来回回,距离NGT首次为Puspita Deo申请H-1B已经过去了六年... ...无奈之下NGT与Puspita Deo在2015年7月将美国移民局告上了法院。
7楼#
发布于:2017-10-12 07:21

耗时两年,告倒美国移民局
8楼#
发布于:2017-10-12 07:22
经历了两年的漫长审理,原告NGT和Puspita Deo算是盼到了他们等待了多年的一个说法。


法官驳回了原告“恢复这份H-1B的有效性”的要求,因为法官裁定按照美国相关移民法律的规定,Puspita Deo的这份H-1B虽然在2009年拿到了获准通知书,但一直未通过有效方式激活生效,这也就无从谈起“恢复其有效性”了。


但主审本案的法官认为,面对移民局和AAO的各种“刁难”,原告方当时是提供了充分的资料和说明进行解释的,相反是被告方没有合理地考量原告提出的这些证据。所以法官在最后宣判时在形容移民局的决定时使用了“武断的”(arbitrary)和“反复无常”(capricious)两个词语,希望移民局在日后处理申请、给出裁决之前更加审慎、遵循相关制度。
9楼#
发布于:2017-10-12 07:22
美国移民申请人与移民局之间向来都有着一种相爱相杀的情愫,大家既要仰仗移民局“高抬贵手”通过自己的各类申请,又经常会被官方的一些做法气得跳脚。


今年因为移民局对H-1B处理态度大变,影响的不仅是大量外籍员工不得不在10月1日停止工作,或在美国或在母国继续等待工作签证的审批,有的同学还不得不继续求学维持合法身份,对于公司来说也直接导致岗位空出、工作无人完成,而对于本来能在十月之后稍微松口气的移民律师们也依旧在伏案工作处理大量的H-1B RFE。


看完法官关于此案长达31页裁决书,不由得由衷钦佩原告Puspita Deo和她的雇主经过长达八年的执着与坚持,他们最终告倒了强大的美国联邦机构。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