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设为首页|
2019年07月24日 星期三

世界华人网,立足美国,服务全球华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娱乐新闻

前副总统身陷"对女性行为不当"丑闻 原本领跑民调的他还能翻身吗?

发布日期:2019-04-02  浏览次数:74
 领跑民调人缘好的民主党人、潜在的2020总统参选者、前副总统拜登,最近因为一系列“不当行为”指责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一些女性指责多年来拜登在不同公开场合有不恰当的过分亲密举止。其中一张广受批评的照片,是拜登和前国防部长阿什•卡特(Ash Carter)的妻子斯蒂芬妮•卡特(Stephanie Carter)。

周日,女主角斯蒂芬妮•卡特出来澄清,表示照片完全是断章取义,这只是朋友间表示支持的肢体语言。

 

当斯蒂芬妮•卡特于2015年2月参加丈夫在五角大楼的宣誓就职仪式时,摄影师捕捉到拜登从她背后把双手放在其肩膀上,脸紧贴在她的右耳后面。卡特详细地回忆起这一天,说她当天“异常紧张”,到达五角大楼时她还滑倒并摔倒在冰面上,等丈夫在台上演讲时,拜登靠近她对她说“谢谢你支持他当国防部长”,并把双手放在她肩上以示支持。

 

斯蒂芬妮•卡特说,这张照片本是拜登的善意,却被用作证据,“从亲密的朋友互动中断章取义,具有误导性地提取出来”,让她“感到可怕”。

 

这样的澄清能从多大程度上挽回拜登的形象还不好说,毕竟前内华达州议员弗洛蕾斯(Lucy Flores)近日也表示,在2014年一场竞选活动上,当时她是内华达副州长民主党候选人,而拜登曾从背后亲吻她的后脑勺,令她感到不适。


到了周一,又有一位女性站出来指责拜登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对她有不恰当举动。康州的拉普斯(Amy Lappos)说,拜登在2009年的政治筹款活动中抓住了她的头,并与她碰了鼻子。现年43岁的拉普斯表示:“这不是性方面的举动,但他确实抓住了我的头......他把手放在我的脖子上,拉着我和我碰鼻子,当他拉我的时候,我以为他会吻我的嘴。”

 

这些描述,以及多年来被捕获的其他画面,已经被拜登的批评者用来在社交媒体上把他塑造成“变态的的乔叔叔(Creepy Uncle Joe)”。拜登对此在周日做出了回应:“在我多年的竞选活动和公共经历中,我进行了无数次的握手和拥抱,并表达我的感情、支持和安慰。而我相信,我的行为从来没有不恰当。如果有人说我这样做过,我会恭敬地听取意见。但这绝不是我的意图。”

评论认为,媒体曝出的照片和女性的指责,已经成为拜登是否考虑参加2020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竞选的主要因素之一了。

 

星期天,白宫顾问康威(Kellyanne Elizabeth Conway)评价,民主党人弗洛雷斯“非常大胆地挺身而出......与她自己党内新的最高层对抗”。

 

康威还说“认为拜登面临着大麻烦”。她提到了去年对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的指控,称其提名几乎被“那些没有证据证明34年前发生过的一件事”毁掉;而相比之下如果在网上搜索“变态的乔叔叔”,那证据可谓确凿。但当主持人提到她的老板、也就是总统川普在竞选期间被指责不当触摸女性的情况更糟糕时,康威很快将话题转回拜登和民主党人,还抨击拜登没有向弗洛雷斯个人道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女性问题、女权问题、#metoo运动,已经成为男性(可能也包括女性)政客必须要跨过的一道坎。多少权势人物在全国掀起的这场女性权益浪潮中声名狼藉、从此消失于公众视野。此刻温文尔雅的乔叔叔如履薄冰的心情不难理解,但是他要面对的指责还不仅仅是肢体接触的不当,还有一件影响深远的女权往事,恐怕对他的参选将造成更大的阻碍。

谁是阿尼塔•希尔(Anita Hill)?

 

 

一位名叫Jess Morales Rocketto的网友发推说:“不管拜登对于性侵有怎么样的说辞,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他曾经把一个性侵者(sexual assaulter)送进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队伍,然后这么多年来表现出一幅无能为力的样子......他可是当时的司法委员会主席。”

网友说的这件事是著名的阿尼塔•希尔(Anita Hill)听证会。1991年,阿尼塔•希尔(Anita Hill)出席了参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当时该委员会完全由白人男性组成,为了提名非裔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进入最高法院而举行的听证会。希尔说,托马斯大法官在两个联邦机构——教育部和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简称EEOC)——担任其上司期间,对她进行性骚扰。

而托马斯否认了这些指控,并顺利进入了最高法院。有批评认为,当时司法委员会主席拜登,有足够的证人来证明托马斯在办公室的不当行为,也很容易证明希尔的证词属实。但是由于托马斯是的提名是接替上一任非裔美国大法官的最好人选,而如果提名因此事件作罢就会引起种族问题。因此外界认为,拜登和共和党参议员达成协议,同意只传唤那些了解托马斯在工作场所行为的证人,做出了只对他有利的证词。 



拜登本人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到当年的听证会做得不够好,没能维护希尔的权益。就在三月下旬,他发表了一场情绪激动的演讲: “她面对的全部由白人男性组成的委员会并不完全明白她经历了什么。我感到遗憾的是,直到今天,我也没有向她提供她应得的一场听证会,我希望我能做点什么。”

但网友没有轻易买账,有人发推评论道“我也希望你做了点什么,作为司法委员会主席。”

批评者认为拜登不过是在看似的道歉和推卸责任中找到一个平衡点,自己作为个人在“一群白人男性组成的司法委员”中,束手无策,而丝毫不提作为主席的职务对整个听证的走向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力。更不用说,如果不是因为要再次竞选总统,也知道自己这段往事是必定要被翻旧账的,是否还愿意坦荡地拿出来回顾?

 

“乔叔叔”的弱点

 

其实这件事暴露出来的,不仅是拜登在女权问题上的立场会受到质疑,而更大的一个弱势正在渐渐被嗅觉敏锐的政界对手和媒体发现,那就是他过长的政治生涯留下的每一步足迹都可能被拿出来比对、验证、质询。

 

这位不折不扣的政坛老将从1969年,就进入特拉华州法律界,并很快入选纽卡斯尔郡郡议会,他30岁时,成为第五年轻的参议员,曾与1988年及2008年参加民主党党内总统选举的竞选活动。他的从政生涯比党内年轻的参选人的年龄还要长(比如37岁的南本德市市长布蒂贾奇),而这五十年来从政履历给他留下的除了经验,还有长期在参议院投票的记录, 很多投票的立场可以而且将被挑选出来作为证明,质疑他是不是适合领导多元化,年轻化和女性开始占强势地位的民主党。

 

希尔听证会只是一个例子,如果对手愿意细细翻找,恐怕还会有更多前后不一的政治立场和与目前的政治气候不相容的主张。《纽约时报》已经指出拜登在支持还是反对堕胎方面的前后立场不一致,导致现在双方都不知道他是属于哪边的。更糟糕的是,由于他迟迟犹豫不宣布参加竞选,因此也缺乏一个统一有序的竞选策略来全面整理打磨他过去几十年的政治观点,所以对手很容易指责他墙头草的态度。而在弗洛蕾斯指责他毛手毛脚这样的负面新闻浮出水面时,又完全没有危机公关的行动和策略,来让舆论关注自己这方的声音,而不是到了全民讨论的时候,才由当事人亲自发声,拜登则非常被动的出来回应。

 

而这样一个有着沉重“历史包袱”又可能已经错过最佳宣战时机的的潜在参选人,甚至在党内都要面临来自对诸多对手的挑战,不要说真的面临来自正在逐渐控制主动权的共和党的袭击,这位和蔼可亲的、可能有点“变态”的“乔叔叔”,真的准备好了吗?

 
美国世界华人网简介|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诚聘英才| 意见反馈| 投诉举报| 会员中心

Copyright © 2012 美国世界华人网 All Right Reserved. TOP

GMT-4, 2012-11-10 09:00

美国世界华人网庄严承诺:本网站立足于美国,提供美国法律生活、移民、留学、人文、地理等一切与美国有关的信息为正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和希望来美国或关注美国的全球华人服务。本网站不隶属于任何党派,但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