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设为首页|
2019年05月24日 星期五

世界华人网,立足美国,服务全球华人。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航校华人学生自杀:同学讲述他最后的飞行训练(图)

发布日期:2019-05-06  浏览次数:32
 

【侨报记者4月30日洛杉矶报道】从2018年9月至2019年4月11日,一个尚处在飞行学习阶段的学生,总共得到16次飞行的机会。当4月16日上午,那个同学眼中善良、单纯的颜洋;母亲心中开朗孝顺、成绩优秀、通过层层筛选才得以签约航空公司赴美学习的儿子,在宿舍以一种不幸的方式自杀,有多少人、多少组织或机构真正在意这个年轻生命的逝去?4月底在洛杉矶王湉的协助下,有同学悄悄地讲述了颜洋最后的飞行训练,同学们希望有相关组织介入调查。

2018年8月——9月:颜洋飞行接连收到三封警告信

颜洋的第一个教员是刚毕业不久的新教员。私照第一阶段学习,18个课程的指标、及评语全部合格后,被教员安排进行考核。颜洋和其他3名同学(同一教员)进行第一次考核,然而,几名学生全部考核不通过。由此,颜洋希望更换教练,被校方拒绝。颜洋被安排Leader Fly(旨在帮助有问题学员改进的飞行)之后,然而,Leader Fly更像是另一次“评估考试”,根据此次飞行情况,颜洋得到第一张警告信。颜洋再次考核后,通过FAA检查,可以单飞,然而被教员要求继续跟飞3班后,得到第二张警告信。第二封警告信后,颜洋一直没有被安排飞行,时隔17天,颜洋再被安排飞行,得到第三封警告信。校方建议航空公司停飞。

9月18日——2018年12月10日

“接到第三封警告信后,在2018年9月18日至同年12月10日之间,颜洋没有接到学校关于任何飞行训练的安排以及通知,也没有安排心理疏导。不管不顾,不管你在干什么,公司(深圳航空公司)和学校进行过反复沟通。据我个人了解的情况,公司从我们递交的报告中,指出是我们的教员有问题,要求学校换学员。但是学校态度强硬,学校不让步。”此外,同学还说到他得知的一个“小插曲”。据后来了解,中国学生方面有做出让步,承认颜洋有“问题”,并“要求加时自费”,由此得到了校方认可,同意加时飞行,颜洋得到了最后的机会。(按照同学们的陈诉,他们若拿到三张警告信,会被校方要求遣返。)

2019年2月4日前:自费加时10班次 颜洋飞行合格

颜洋等中国学生公派至USAA航校学习飞行,学期10个月,飞行小时约230。如果需要在“公费范围外”,增加飞行小时数量,需要学生自己额外支付USAA航校费用,每小时大约300美元。颜洋当时累计飞行小时不到60。

“颜洋自费加时飞行10个小时之后,顺利完成单飞,时任主任教员给他的单飞批准。学校的公开信中说他‘没有天赋’、‘不合格’,实际上他可以单飞。单飞完之后,颜洋被分配了教员,进度回归正常,进入私照二阶段飞行。”本来以为一切正常了,然而,同学们继续反应说颜洋的新教员是“兼职”,“飞行班次稀疏”。

“颜洋后来总共飞了3班。第一班至第二班,相隔6天,第2班和第三班相隔5天。飞行需要连贯,保持有熟练度,这么大的间隔,很难飞出来。3班之后,教员离职,颜洋同学处于没有教员的状态……学校不认为有问题。”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2019年2月4日,颜洋飞完最后一班后,曾多次询问飞行安排。停止飞行16天后,颜洋被安排再次飞Leader Fly。“Leader Fly 不是这么给的。Leader Fly本意是帮助后进,当出现大问题时。学生自己的教员认为他需要一些帮助,申请主任教员带飞,一般来说主任教员技术更加精湛。但是,我们的Leader Fly经常用于评估,而不是辅导。飞行评语经常被作为构建书面警告的证据。”

16天中没有机会飞行的颜洋,在Leader Fly中,表现不佳,被差评。而颜洋从此再没有教员、没有飞行。

2月4日—3月29日 “忘记”颜洋没有教员 按进度滞后发第四封警告信

一直到2019年3月29日,颜洋和班上同学一起去和私照经理沟通,提出质疑。据后来同学们反馈,私照经理表示他“忘记了……度假……工作太忙”,表示要去看同学的飞行进度,重新评估。但是,有同学介绍说,“我的同学并没有触犯任何一个需要重新评估飞行情况的条款,本来应该去做的事情,是再分配一个教员。”之后,不久,颜洋收到第四张书面警告,因为“进度太滞后”。当时的颜洋,心情、心理状况如何?已经不会再有人知道。

4月8日—4月16日 恶劣天气下被要求直接考核……颜洋选择自杀

一直等待着教员、等待着训练,却直接接到第四张警告信的颜洋,被再次直接安排进行评估飞行,而不是被安排教员、被安排训练,理由会是什么呢。同学们这么说,

“私照经理说,你们的价格是固定,如果我要分配一个教员,正常地飞完你的班次,我需要多浪费多少多少钱。但是,如果我直接让你进入评估飞行,你飞出来的话,我就能节约节约多少钱。他说:‘你们对于航空公司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航空公司并不在意你们的飞行生涯,OK?我为你安排评估飞行’,并强迫颜洋同学在两位主任教员中选一位,来进行最后的评估飞行。”

“颜洋没有办法,随便选了一位教员,在进行最后的3班评估飞行之后,第一班飞行,满意,后两班不满意。2019年4月15日晚上收到4月16日早上与私照经理见面沟通”

4月12或者4月13日,颜洋和母亲进行了一次最后的视频。颜母说,“最后一次视频好像是12或13号。我就问他怎么样,他说可能飞得不是太那个……飞得不好,我说飞得不好,咱该回来就回来 ,他说行,没问题。我转专业,大不了……啊,行。”

“这几次飞行,报告中写明是颜洋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不行,回国。4月16日早上,颜洋不去见私照经理,而是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美国世界华人网简介|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诚聘英才| 意见反馈| 投诉举报| 会员中心

Copyright © 2012 美国世界华人网 All Right Reserved. TOP

GMT-4, 2012-11-10 09:00

美国世界华人网庄严承诺:本网站立足于美国,提供美国法律生活、移民、留学、人文、地理等一切与美国有关的信息为正生活在美国的华人和希望来美国或关注美国的全球华人服务。本网站不隶属于任何党派,但严格遵守所在地法律。